[field:fulltitle/]

意境资讯网 > 军事 > 正文

两军事集团紧张对峙 利比亚首都争夺战牵动世界_90后爸妈
2019-05-13 17:46  www.yijingnet.com    我要评论

当地时间7日,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上空,军机密集飞行。该国民族团结政府的军队与支持东部政权的武装组织“国民军”互相展开空中打击。自4日“国民军”领导人哈夫塔尔突然宣称要在48小时拿下首都后,该国再次走到内战边缘。联合国当天呼吁紧急停火两小时,让平民和伤者撤离。从“阿拉伯之春”至今,西方干预下的利比亚用了8年时间仍未走出冲突。最新的这轮战事,被认为背后仍是各方势力在该国角力的结果。“中东在线”评论说,“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局势再度激化并不出乎意料,只要分裂、争斗的土壤存在,这个国家就难有宁日。

从争夺机场到空中打击

当地时间7日,“国民军”宣布发起“保卫首都的反攻”。法新社报道称,他们宣称对的黎波里郊区进行了第一次空袭。名为格诺努的军官告诉记者,反攻被命名为“愤怒的火山”,旨在清除所有利比亚城市的侵略者和非法势力。当天早晨,民族团结政府的军队也向“国民军”据点发起空中打击。双方冲突已造成21人丧生。

“利比亚观察家”网站称,此时正值政治解决方案开始在利比亚出现之际,外界对“国民军”朝首都进军的速度感到惊讶,引发对该国两派将摊牌的担忧。2011年卡扎菲政权被推翻后,利比亚局势陷入动荡,两大势力割据对峙:得到联合国承认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及支持该政府的武装力量控制包括首都在内的西部部分地区;国民代表大会则在东部城市图卜鲁格另建政权,与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联盟,控制东部和中部地区、南部主要城市及部分西部城市。

谁是哈夫塔尔?很多媒体都提出这个问题。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形容1943年出生的哈夫塔尔是终极实用主义者。该报道说,哈夫塔尔在1969年的政变中支持卡扎菲,之后因与后者发生矛盾流亡美国。上世纪90年代,哈夫塔尔获得美国公民身份。他于2011年回到利比亚,成为叛军指挥官。自那以后,他一直是利比亚的铁腕人物之一。

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7日称,哈夫塔尔用了4年半时间,将利比亚“国民军”打造成“正规军”,兵力达4万人。此次他与民族团结政府总理萨拉吉之间的摊牌,要追溯到2014年6月,当时利比亚在卡扎菲被推翻后举行第二次大选。美国和国际社会都支持此次选举,但当较劲的各派武装在首都发生战斗时,美国选择撤出利比亚,当选政府退到该国东部。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称,利比亚“国民军”4日占领的黎波里以南100公里处的盖尔扬镇,标志着利比亚长达数年的权力斗争升级。6日,冲突双方在已经废弃的原的黎波里国际机场等市郊地区陷入激战。阿拉伯媒体播放了“国民军”进入机场的视频。民族团结政府内政部部长巴沙格7日强调,在数小时之后,民族团结政府的部队恢复对该区的控制。但“国民军”方面对此否认。

6日,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总理萨拉吉发表电视讲话,谴责哈夫塔尔的军队对的黎波里发动军事行动。他说哈夫塔尔此举是“背后捅刀子”,称“我们在的黎波里招待联合国秘书长之际,惊讶地获悉哈夫塔尔在进行军事行动”。萨拉吉强调哈夫塔尔意图“搞政变”,“这一计划不会得逞”。

一场代理战争?

“中东正处在一个关键时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6日在约旦表示,虽然并非每次都能成功,但联合国正深入参与近期激增的和平外交斡旋,为这一地区“解开冲突与动荡这个难解的结”。他5日在利比亚班加西与哈夫塔尔会面后告诉记者,自己“心情沉重”,依然希望能够避免的黎波里及周边地区发生血腥对抗。七国集团(G7)已敦促冲突各方立即停止军事行动。德国电视一台7日报道称,

今日新闻头条今天

,七国集团同意“必须用所有机会施压,特别是对哈夫塔尔”。尽管发出警告,但战斗仍在继续。

意大利副总理马泰奥·萨尔维尼5日在法国举行的G7会议期间说,根据从情报部门得到的消息,“有国家”正在利比亚通过军事方案达到经济和商业利益。他警告这将是“灾难性的”。有利比亚消息人士7日告诉半岛电视台,萨拉吉6日召见法国驻利比亚大使,“措辞强硬”地谴责法国为争夺该国能源中的最大份额,给哈夫塔尔的军事行动开绿灯。

俄罗斯《观点报》称,自2016年以来,利比亚两个最大的石油码头由哈夫塔尔控制,但欧盟和美国拒绝与他合作。莫斯科谨慎地与利比亚对峙双方保持联系,俄罗斯可能渗透利比亚的担忧在西方引起歇斯底里的反应。俄罗斯国立地质勘探大学副教授谢尔盖切夫说,法国、意大利和美国控制着利比亚的实际力量平衡。此次冲突发生的主要原因是意大利人和法国人的利益分歧,他们企图一劳永逸地获得利比亚石油。俄罗斯《消息报》7日则援引俄前外交官马图佐夫的话说,是美国的单方面干涉引发哈夫塔尔发起这一进攻。

“利比亚的代理战争”,德国《焦点》周刊7日评论说,

房地产事件炒作

,利比亚面临暴力升级威胁,国际对手在背后你争我夺,他们试图通过利比亚各方武装部队来强化自己对这个国家未来的看法。利比亚的代理战争可能旷日持久。

据俄塔社6日报道,

快手今天新闻头条

,俄副外长波格丹诺夫应约与哈夫塔尔通电话时,重申俄方支持政治解决利比亚国内所有争议的立场。此前一天,在回答莫斯科是否支持利比亚“国民军”时,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莫斯科没有以任何形式参与”。

利比亚:西方干涉失败的研究素材

“从阿拉伯之春到内战”,德意志广播电台7日称,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利比亚民众也走上街头,接踵而至的是血腥内战和北约的军事干预。现在已过去8年,这个国家仍处于冲突之中。英国《每日电讯报》评论说,目前利比亚的形势是西方干涉失败的研究素材。一方面,欧洲乐于帮助推翻独裁者卡扎菲,另一方面,欧洲却不想承诺帮利比亚进行伊拉克那样的国家建设。

6日在访问开罗前,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接受埃及《金字塔报》采访时说:“利比亚持续的危机是北约非法军事干预的直接后果,结果该国陷入混乱,成为地区不稳定的源头以及恐怖主义的温床。”他强调,外部干预利比亚冲突只会加剧紧张局势,只有利比亚人自己才能决定国家的未来命运。

但目前利比亚两派力量能否带国家走出困境,被打上问号。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称,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被称为利比亚最后和唯一的和平机会,但它未能兑现承诺消灭武装分子力量,利比亚经济也进一步陷入困境。而对于哈夫塔尔的军事行动,《纽约时报》认为,这只会打扰将于本月中旬举行的利比亚各派的国民大会。德国国际事务与安全研究所的副教授沃尔夫勒姆·拉切尔说,对哈夫塔尔来说,要么得到全部,要么一无所有,这显然是一场权力攫取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