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fulltitle/]

意境资讯网 > 科技 > 创业 > 正文

科大AI创业帮:AI独角兽半壁江山_常州孙国建
2019-05-14 14:16  www.yijingnet.com    我要评论

  如果一帮朋友玩CS时用枪打墙,大部分人看子弹穿透墙就会继续前进,但有人会从各种角度、用各种枪一次次打,试验子弹发生的变化。那个人,很可能是科大的校友。

  这是个玩笑,但科大校友认真到“轴”的特点一览无余。

  科大,

今日发生的重大新闻

,全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长年本科招生数量保持在1800多名,基本相当于清华的60%。它远离北上广,偏安合肥,建立初期就汇集了严济慈、华罗庚、钱学森、赵忠尧、郭永怀、赵九章、贝时璋等一批国内最有声望的科学家,初衷是培养研制“两弹一星”的尖端人才。

  但是在今天,这群科学家的种子选手,跑出来创业了。

  他们大量聚集在AI行业。2019年初在全球创投研究机构CBInsights发布的32家全球AI独角兽公司名单中,

近期重大新闻事件

,有10家就来自中国,其中4家创始人都是科大人: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云从科技创始人周曦、寒武纪创始人陈云霁和陈天石、云知声创始人黄伟。

  这还不够,其它奔向独角兽路上的AI创业公司里,的卢深视创始人户磊、肇观电子CEO冯歆鹏、云天励飞联合创始人田第鸿也都是科大校友;这些科大创始人前方有一位榜样级的师兄——刘庆峰,他所创办的科大讯飞也是语音领域最早登陆资本市场的。

  有意思的是,科大AI创业帮本是一群研究型创业者,但他们中大多数创办的时间恰好在2016年兴起的AI大潮前后,一方面短时间获得了极高的估值,寒武纪仅仅两年时间估值就达到了25亿美元,但另一方面AI企业的商业模式大部分还不成熟,科大讯飞花了20年探索语音市场,但在今天,20年显然太长。

这是他们集体要面对的问题。

  从科学家到Founder:成群结队,融资顺利

这两年,科大校友中曾经很“另类”的阿尔法公社合伙创始人许四清,变成了一个新的意见领袖。

  一个宿舍6个人,只有自己不是博士——许四清面对《创业邦》自嘲。

他自认为并非典型的科大人,在科大研究生毕业后直接进入微软工作,曾是微软公司华南区第一任总经理。但这在当时并非最好的出路,最好的是出国留学搞科研,成为下一个钱学森、华罗庚、贝时璋。接着他陆续担任过艺龙旅行网首席营销官、ChinaCache首席运营官、奇虎360首席营销官、美国中经合创投董事总经理。创业上岸后,又转向投资领域,成立天使投资机构阿尔法公社。

  北京是科大人做科研和创业最集中的地方,至少每月都会有一次科大校友聚会,许四清是常客。校友之间介绍时,学术的最好成就一定会被提起,聚会上最受尊重的也是学问做得最好的,“曾有一个校友手上戴着五个美国Fellow(院士)的戒指,被认为是最牛的。”

  而在这几年,科大创业者开始变多,身为天使投资人的许四清越来越多地成为科大校友们拜访的对象。他喜欢投资科大创业者,并且知道这群人的优势。他帮一位耶鲁归国的科大创业者在几乎弹尽粮绝之际介绍了一家对他的技术有需求的公司,通过技术转让拿到了数百万资金,渡过了难关。

说起来AI不是唯一的技术“风口”,在它之前,3D打印、VR、AR都吸引了大批创业者和的关注,但这些风口里面的科大创业者不多。AI似乎为他们找到了一条宽阔且适合的“黄金”赛道:足够高精尖、足够革命、足够有挑战。

反过来,AI确实更适合科大创业者:数理基础扎实,专业以前沿科学和高新技术为主,大多在高校、企业做研究多年。

这自然就带来了资本的关注。科大人不仅跳进AI创业大潮,而且融资也很顺。

陈云霁曾在龙芯团队十几年,他的弟弟陈天石毕业后也开始在龙芯团队工作,创业之前两人既有芯片研发经验又有人工智能技术研究经验,仅20人的研发团队在2015年就研发出世界首款深度学习专用处理器原型芯片。

但当时芯片大多是出现在投资人小范围交流中,知识密集、资金密集以及对产业的依赖和要求偏高都让芯片投资处于一个偏真空状态。陈云霁获得苏州工业园区第九届科技领军人才称号,之后在苏州工业园区的引荐下,陈云霁结识了元禾原点合伙人乐金鑫。

2016年1月,他们见面。用乐金鑫的话说,陈云霁“用老百姓可以听懂的语言把技术、阶段性成果和发表的内容一点点展示出来”之后,自己极其感兴趣。聊到兴头上,他突然想起来下午要去上海出差,跟陈云霁聊完最后一句,冲到楼下出租车上发现时间还是晚了,索性取消了出差,回到办公室,叫住正在收拾书包的陈云霁又聊了个把小时。

  但是那时寒武纪还没有正式成立,估值就已经到了5亿人民币。陈云霁告诉《创业邦》,他发现乐金鑫比自己还乐观,乐金鑫认为寒武纪只要1-2年就会成为AI领域的著名企业。后来2016年3月寒武纪成立,一个月后元禾原点打款,成了寒武纪天使轮投资人。

极早期就获得高估值的不止陈云霁。2014年9月,汤晓鸥团队参加了“人工智能奥林匹克”ImageNet大赛,与包括百度、谷歌、微软在内的37个世界顶级团队竞争,取得了全球第二,谷歌是第一。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立即飞到香港拜访他。在这次拜访之后,IDG资本掷出数千万美元,11月,商汤科技正式成立。牛奎光说,商汤是IDG唯一的一个还没有看到产品就投资的项目。

天时、地利、人和似乎具备,越来越多科大人从科研人员变成商人。

云从科技与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依图科技并称为CV四小龙(Computer Vision指机器视觉),科大拿下两席,而旷视科技创始人印奇在港中大期间也是师从汤晓鸥。

云从创始人周曦是在2011年以“百人计划”专家身份回到重庆,与大学好友李继伟和温浩一同组建了当时中科院最大的人脸识别研究团队。从UIUC回国前两年,周曦和科大同学姚志强就已经在上海注册了一家名叫“飞寻”的公司,尝试利用人脸识别技术做商业上的探索。2010年中国科学院重庆研究院院长袁家虎三次前往美国伊利利诺伊大学,邀请周曦回国参与科研工作,2011年周曦选择加入中科院。

  但他还是出来了。2014年时周曦团队的研究经费已经超过了2000万,技术得到了一定的认可,但在市场化的过程中周曦逐渐意识到体制的束缚,2015年他带领中科院人脸识别团队部分成员出走,正式成立云从科技。为了彻底斩断后路,坚定决心,周曦和团队成员无一采用停薪留职的做法,全部放弃了中科院的编制。

有意思的是,周曦与云知声CEO黄伟在科大读书期间在同一实验室,师从戴陪倩教授。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两个人都在循着科大学生既定的科研路线前进:2004年博士毕业后黄伟入职摩托罗拉中国研究中心,而周曦则是从科大硕士毕业后到美国伊利利诺伊大学攻读博士。

关键词: 独角兽(77)科大(47)云知声(4)

责任编辑:意境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