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fulltitle/]

意境资讯网 > 科技 > 创业 > 正文

宿城微课:2017年度20大创新创业案例~_南京被打护士自杀
2019-05-14 17:04  www.yijingnet.com    我要评论

科大讯飞创业的第一年,几乎颗粒无收。“我们到底要不要做语音?”团队中很多人提出疑问,有人说刘庆峰的团队不如做语音里面的服务器,甚至有人说不如做房地产。

刘庆峰却非常固执,科大讯飞只做他们喜欢而且能做的事情——中国乃至全球语音产业的龙头。2008年,科大讯飞在深交所上市,成为中国在校大学生创业的第一家上市公司。如今,在中国移动语音领域,科大讯飞已经占据70%的市场份额,总市值超过360亿元,成为国内绝对的行业领头羊。面对外企和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潜在竞争,科大讯飞也在积极寻求转型,在2B和2C中摸索前行。

目前,在2B领域,科大讯飞在教育、医疗、汽车、客服四个领域已经有不少积累和优势。

刘庆峰认为,人工智能将不仅仅是替代简单重复的劳动,未来越来越多复杂的高级脑力活动可以被人工智能替代。

大疆汪滔

技术青年创造无人机神话

宿城微课:2017年度20大创新创业案例~_南京被打护士自杀

圆框眼镜、小胡子、鸭舌帽,汪滔貌不惊人。

但正是这个80后,带领大疆从只有几个人的创客团队,成长为一家有4000多名员工、客户遍布全球100多个国家、估值超过100亿美元的高科技公司。

2006年,汪滔在攻读研究生的同时,与两位同学一起创立大疆,并招募了几位成员,研发生产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李泽湘也成为大疆的早期投资者,一度持有公司10%的股份。

汪滔在创立初期的主要工作是技术研发,他在本科毕业设计成果的基础上继续开发飞控系统,公司最初只有五六人,在深圳一间民宅里办公。

2008年,大疆研发出第一款较为成熟的直升机飞控系统XP3.1,随即在市场上兜售这套系统。前几年大疆处境比较困难,但因为能够采用自动悬停技术的产品十分稀缺,价格相对较高,大疆能够保持正常盈利。

当时,多旋翼飞行器已经开始兴起,这给汪滔带来了灵感。

大疆很快把在直升机上积累的技术运用到多旋翼飞行器上,植入自己的飞控系统进行出售,得到初步的资金收入。之后,汪滔开始研发云台技术,他们的云台系统可以在飞行中调整方向,在各种环境下保证稳定拍摄。

大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断攻克各种技术,拥有了开发一款完整无人机需要的所有技术,并成功将无人机的成本从数千美元降低至不到400美元。

2012年末,大疆推出了一款包含飞行控制系统、四旋翼机体以及遥控装备的微型一体机——“精灵(Phantom)”,只需要简单调试就能轻松驾驭,在机身上架设摄像机之后即可进行航拍。

如今,大疆的领先技术和产品已被广泛应用于航拍、遥感测绘、森林防火、电力巡线、搜索及救援、影视广告等工业及商业用途。

汪滔说,中国制造业大部分是“用7分的商术,对自己的3分产品进行包装,把精心包装的东西在社交圈、媒体圈中宣扬”,而大疆则是“7分技术,3分商术”。

“一直以来,中国都缺少一个能够打动全世界的产品。”汪滔希望通过大疆对产品的精益求精,让中国制造贴上高质量、高品位的标签。

印奇

微软打造的AI尖兵

宿城微课:2017年度20大创新创业案例~_南京被打护士自杀

1998年软件业巨头微软成立了首个海外研究院——亚洲研究院(Microsoft Research Asia,简称MSRA)。连当时的微软决策者也无法预料,十几年后这家研发机构对中国信息技术界产生的深远影响,它为中国培养的领军人才在创业领域叱咤风云,为业界带来了远胜于带给微软自身的价值。李开复、张亚勤、王坚、张宏江、赵峰、芮勇……等都是其中赫赫有名的高手,领国内信息技术界风气之先。

印奇也是其中一员,他在2011年创立的旷视科技(Face++)已经走在中国人工智能研发的前列。从在清华大学读本科开始,他便在微软亚洲研究院(MSRA)开始了半工半读的历程,接触重大项目,参与研发了当时核心的人脸识别系统,后来被广泛应用在X-box和Bing等微软产品中。

在微软研究院与人脸识别的结缘,是后来印奇创业之路的真正原点。

2016年12月,旷视科技完成了新一轮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投资者来自建银国际与富士康集团等,旷世也成为人工智能尤其是图像识别领域的代表性创新企业。

Face++其实是旷世科技创立的一个技术服务平台,面向开发者和企业级用户提供一体化的人脸识别产品在智能监控等领域的解决方案及服务。

面向人工智能的未来,印奇想做的还有很多。印奇与他的团队很早便制定了“三步走”的发展战略——第一步是搭建Face++的人脸识别云服务平台,目标是识人;第二步则是Image++,识别万物;最后则是实现“所见即所得”的机器之眼。

摩拜单车胡玮玮

被资本追逐的骑行创新

宿城微课:2017年度20大创新创业案例~_南京被打护士自杀

对于饱受“最后一公里”困扰的大城市来说,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无桩共享单车无疑是2016年一个重要的商业模式创新。

摩拜单车作为其中的代表企业,在上线仅8个月时间里,连续完成了从A轮到D轮的融资,在资本寒冬中受到投资机构的追捧,估值超过100亿人民币,也正式迈入“独角兽”行列。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毕业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之后在汽车行业做了近十年的媒体记者。

2013年初,在赌城CES展览上,她被各大汽车公司展出的人车交互、车车交互及未来交通出行产品和概念所触动,回国后不久创办了“极客汽车”。

随着极客汽车的发展壮大,胡玮炜结识了越来越多汽车行业里的先锋派,开始畅想未来的出行方式,她认为个人交通工具将会回归,比如自行车和电动车。

偶然一次,胡玮炜和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聊起智能单车,李斌问她要不要做共享自行车,胡玮炜当时有一种被击中的感觉,立刻就答应了。

胡玮炜在极客公园的GIF 2017大会上说,“我很喜欢骑自行车,在我看来,一个城市如果能有自行车骑行,那是幸福指数很高的一件事。”她提及自己以前在国内外一些城市旅游的时候,看到路边的公共自行车想骑,但是不知道去哪里办卡、怎么退卡、到哪里还车,“我要做的自行车首先要用技术手段解决这些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