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fulltitle/]

意境资讯网 > 科技 > 企业 > 正文

宋志平讲述国企故事:世界一流企业锻造者(组图)_30年喝下3万多斤黄酒
2019-05-11 18:57  www.yijingnet.com    我要评论

  从草根央企到世界500强

  这里的世界500强,不只是指中国建材,

2017最新劲爆dj

,也包括国药集团。大家说,宋总你怎么做了两个500强,500强是不是很好做?其实很不好做。

  2002年我在北新做得“悠哉悠哉”,那时也经常到清华、北大讲课,包括北方交大、中央财经等等那一区域的高校,我愿意跟大家讲讲,跟学生们交流。那时突然把我调到了北新的上级公司,中国新型建材集团,做总经理。别看是上级公司,这个公司大家不太知道。我是2002年3月到这家公司做总经理,就在宣布我上任的会上,办公室主任跑上来,递给我一张纸,是法院冻结所有资产的通知书。心想现实的东西比电影中还要戏剧化,我把这张纸翻过去,要发表就职演讲,不能冲坏心情。还有监事会主席讲话,讲到央企在行业里必须要做到第一名,做不到第一名就没有意义,要消号。一个资不抵债的公司,一年才有20亿元收入,其中13亿元是北新做的,同时还债主临门,困难可想而知。昨天见到当年任命我的领导,我说您当时宣布任命的时候,我不敢让您到办公楼,因为大门是被银行封着的,要从后门进,所以是在对面借了个办公室。当时那么困难,要做到行业第一,压力可想而知。我又回到了当年当厂长的状态,当厂长时我春节6天没说话。后来每天早晨4点钟就醒了,出门前还要照着镜子笑一笑。大家说为什么要笑一笑呢?因为我要站在工人面前,走过他们的身旁,要让大家感觉到我给他们带来的信心和力量,觉得厂长今天挺高兴,看来日子没有问题。我现在又回到了那个状态,在央企居然是这样的。

  我为什么用“草根央企”?就是很弱的一个央企。我那时每天早晨4点钟就醒了,想这个企业该怎么做?我想明白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做水泥需要资本、要做资本运营,第二件事是做联合重组。那时我已经45岁,心理也比较健全,而且历经了北新那么苦难的改革,也有定力了。当然也是我很困难的时候,我就想,北新也很困难,不也过来了吗?怎么做?国家也不可能给我们钱,我想跟大家商量,集思广益,看看大家说我们该怎么做。我把建材系统所有的专家都请过来了,谈谈公司该怎么做。大家说,我们连饭都吃不上,你还研究战略。我说,如果今天不研究战略,明天还吃不上饭,所以要研究研究这个问题。大家的研究让我大吃一惊,说要做水泥。因为北新建材是做石膏板的,我没接触过水泥,而且做水泥需要好多钱,我又没有钱,要怎么做?但是大家说的肯定是对的。大家知道楼是水泥盖的,但不知道大家了解不了解水泥,在座的一般不了解,但都离不开水泥。铜有4000年历史,铁有2500年历史,水泥只有180年的历史。但是大家想,今天如果离开水泥,整个人类的故事就得改写。中国现在一年用多少吨水泥?你们没法想象,22亿吨,是全球的60%,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我们是靠水泥垒起来的。

  180年前,一个偶然的原因人们发现了水泥。过去我们烧白灰,由于石头上粘了很多黏土,工人很懒惰,没有把黏土剥离掉就扔到炉子里烧,烧出来之后发现了一种新物质——水泥,它的强度远远高于白灰,所以水泥只有180年的历史。巴黎、圣彼得堡的很多古建筑和中国的故宫都不是用水泥做的。但是我们今天离开水泥就寸步难行。高铁都是水泥柱子支撑的,三峡大坝也是用水泥建的。核电站用什么防辐射?还是水泥。包括港珠澳大桥,也是水泥建的。可以坦率的说,那时我并不喜欢水泥,因为我做的是新型建材,我还写过一篇文章要少用水泥。命运有时很会开玩笑,居然让我必须做水泥。

  我晚上睡不着觉,就想怎么做呢?又没有钱,又没有工厂,还要做水泥。我读过MBA,在座也有商学院的同学,MBA里告诉我们先定目标,缺什么找什么,而不是有什么做什么,这就是制定战略的根本。要做水泥,我缺什么?第一,缺钱;第二,缺工厂。这两个都没有,怎么办?缺钱,我们找钱,资本运营。缺工厂,我们找工厂,联合重组。所以当时提出启动资本运营和联合重组两个轮子来做水泥。按照这个思路,中国建材有了今天。很多人问,为什么是中国建材?为什么是国药集团?为什么中国建材是央企里改革的尖兵?中国建材从20亿元收入做到了去年3500亿元,原因是什么?宋总是不是有三头六臂?我说没有,原因就是因为困难,困难就去改革,穷则思变。舒舒服服会去改革吗?没有人改革,所以改革是被迫的,改革是倒逼的,中国建材是被迫和倒逼的,它当年那么困难,才选择了改革的道路。

宋志平讲述国企故事:世界一流企业锻造者(组图)_30年喝下3万多斤黄酒

  2002年我到了中国建材,我认为改革要有点道道,在北新做了十年改革,现在又到了中新,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我得归纳归纳。2002年我在MBA的会议上提出了“央企市营”的概念,虽然我们是央企,但是要进行市场化经营。但要注意不是“央企私营”,也不是“央企民营”,而是中央企业进行市场化经营。这个想法我一直在想,一直按照这个做,后来我跟国资委的领导做了请示,讲了讲我的逻辑,也跟研究局的局长讨论,讨论后做了一个归纳。

  什么叫央企?央企是我们的属性,有四条。第一,坚持企业中党组织的领导作用,那时候还不是党组织,那时候叫坚持企业党的核心,政治核心作用。现在我写成了党组织的领导作用。第二,带头执行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做央企你得带头,按照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执行。第三,主动承担政治责任和社会责任。我今天跟大家进行有关国企的交流,希望大家了解国企,刚才我跟陈书记(中国传媒大学党委书记陈文申)说,这是我的政治责任。我在这儿不是推销中国建材,让你们买点水泥,买点石膏板,我在这儿想跟你们说国企不容易,要理解国企,支持国企,所以这就是我的政治责任。第四,创造良好的经济效益,为国家保值增值。虽然叫央企,但也是企业,企业就得赚钱,赚了钱给国家。

  什么叫市营?就是市场化经营。第一,股权多元化,不要纯而又纯。第二,规范的公司制和法人治理结构,现在国有企业没有一个是按《企业法》注册的,都是按照《公司法》注册的,都是有限公司,都有董事会。第三,职业经理人制度,我们的经理将来都是流动的,不再是行政隶属下的干部,而是职业经理人,我们按照职业经理人给你待遇,按照职业经理人决定你的进退,你要有职业经理人的操守。第四,内部市场化机制。第五,按照市场化机制开展运营,这是指的外部。

  大家想想这是2002年时我们的主张。到现在17年过去了,中国建材一直按照“央企市营”的基本逻辑在推进。最近我见了国资委秘书长彭华岗,他说想来想去国企改革就是那四个字——“央企市营”。关键是我们坚持了17年,这四个字我们一直在坚持。“央企市营”不只是改变了中国建材,也改变了我后面去的国药集团,都是按“央企市营”的思路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