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fulltitle/]

意境资讯网 > 图吧 > 正文

下面这张图片你能看出什么?我只能看出一堆马赛克他却能画出嫌犯长啥样杜志国个人资料
2017-07-08 04:24  意境资讯网    我要评论

(原标题:下面这张图片你能看出什么?我只能看出一堆马赛克他却能画出嫌犯长啥样)

    

A07版

“在现代视频技术已经非常发达的今天,我坚信我的画笔依然有力,而且不可替代。 我的目标是,让罪犯无处可逃。 ”

  ———林宇辉

  绑架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的嫌疑人Brendt Christensen(布伦特·克里斯滕森),已经两次出庭接受聆讯。

而媒体报道称,一个中国模拟画像专家为美方提供的一副嫌疑犯的模拟画像, 让美国警方惊讶不已。

可能很多人会看过这样一期《挑战不可能》:林宇辉警官被邀请上了一档电视节目, 节目中,他通过打满马赛克的失真图像绘制出人脸,并从48个人中找出画中人。

你可能会惊呆了———这也难怪,连作为嘉宾的著名侦探李昌钰也对此印象深刻。

6月17日,在章莹颖失踪十多天后, 美国警方仍然没有找到章莹颖和嫌疑人的线索。 他们曾向李昌钰请求帮助,李昌钰立刻想到了在《挑战不可能》中表现突出的林宇辉, 并向美国警方建议,“请中国的林警官给看看(章莹颖登上嫌犯轿车) 视频里的情况”。

接到邀请,林宇辉很意外,“因为说句实话,他们想这个还能想到我, 说明咱这个技术还不是很差。 ”

把视频拆成

2000多帧

  收到邀请后,林宇辉立刻启动了这项工作。他首先联系了行内几个颇有建树的画图专家,17日中午,三人聚集在林宇辉家中,打了鸡血一样反复播放美国警方提供的三段监控视频。

然而即使再认真再反复看,要找出嫌疑人都很艰难。毕竟,这些视频实在是太模糊了,图片放大后,基本成了一堆马赛克。而在这种条件下,要分析车里有没有人,只得把视频拉开,一帧一帧来研究。

最后,在视频专家的帮助下,他们把视频分解成两千多个画幅,一帧一帧的选,“工作量太大,眼睛都充血了”,林宇辉说。

放大再放大

分解再分解

  放大再放大,分解再分解,得到的结果仍是一个模糊的侧面半脸。侧面加分辨率低,这个组合想要把嫌疑人的样子画出来有点“天方夜谭”。

“眼睛和嘴你都看不到,眉毛也看不到,就是看见一个外轮廓像是一个人影,这是一个不确定的,似是而非的东西。”

对于这个不确定性,林宇辉的经验派上了用场。根据视频截图分析,嫌疑人侧面暴露出来的只有前额和鼻子,但林宇辉却画出了相似度极高的下巴和胡子。

为什么认为视频中的嫌疑人蓄着胡子,林宇辉说,自己靠的是画面感和直觉。“给我的感觉是有胡子,此外美国人留胡须比较多,因为这两个因素我大胆地把胡子画上去。”

辛苦分析两天多

四小时完成素描

  两天多的时间里,林宇辉基本没睡觉,饿了吃碗泡面,眼睛因为过度疲劳充满血丝。

林宇辉说,经过前面那些细致的工作,他最终用了大约四小时时间,完成了这幅素描。

6月21日凌晨2点,林宇辉终于得以交稿。

7月1日,林宇辉接到电话称,美国警方反映画得很像,“非常震惊,非常佩服”。

从这段极其模糊的视频能看出什么? 以下,就是林宇辉对各个部位绘画细节的讲述:

  眼睛

   眼睛就是画功了,因为你看不到他的眼睛。这就是经验。你要了解美国人的构造,眼睛是什么眼睛。在这种情况下,会出现的五官的布局,要用什么样的组合,来组合成你现在要画的这个人。组合方式有很多,上大下小,有的是眉弓离着前额近,有的离远。一看你心里得有数。再加上平时你训练,眼睛眉毛不是离得很远,这个人就精神,精神眉毛就不可能是趴的,可能要往上竖一点点。这就是经验判断。

  胡须

  画面给我的感觉是有胡子;还有美国人留胡须比较多,这两个因素我大胆地把胡子画上去。但是我挺遗憾,在哪里呢?本来胡须画的挺多,我又把他改少了。不管怎么说,嫌疑人的基本特征我还是抓住了,五官还是比较准确的。

  肤色

  交给我这个案子的时候也没确定他是一个什么人,我看了视频之后我就确定说,这是一个美国人,而且是一个白人。在我画完以后,美国警方那边也判断出来是一个白人。可能他们也在分析为什么中国的这个警官画的是一个白人。

  体型

  我当时画的这个人是比较健壮的,我虽然没画他的身子,但是我通过他的脸和脖子这些,一看就是这个人是很壮的。那个图像里面给我的感觉是这个人是个很结实的人,果真这个人肌肉很发达。

  服饰

  感觉车里的侧影似乎戴了个棒球帽。

(注:目前仍然不可得知当时嫌疑人是否戴了棒球帽)

“模拟画像”这东西,大家都很熟悉。 在古装片中,我们常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 衙役们走到城墙边上,展开一张纸,贴上“钦犯 ”字样的画像,人们马上围过来指指点点……

那么,“模拟画像”是一门什么样的技术? 有着怎样的历史?

古代

  在传说中,伍子胥就曾被画像通缉过。传说中楚王要杀伍奢全家,次子伍子胥逃脱。于是,楚王命人将伍子胥的画像张贴于城门缉拿,这便有了伍子胥过昭关一夜之间白了头的故事。正好,头发一白,别人认不出来他了。

当然,这只是个传说故事。毕竟,里面漏洞实在是太多了。

要从正史中找到用画像抓人的记录,就得等到明朝了。在《明史·黄绾传》里记载,明朝嘉靖十三年山西大同兵变,礼部侍郎黄绾“图形购首恶数人”。

   闲聊几句:

   考虑到古代的画像本来就距离“还原真实”差的挺远,一流的画家又很难来干这种活儿,所以“画像缉凶”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还记得吗?不少人吐槽,历史书中的皇帝们基本都是一张脸。

就拿伍子胥的这个故事来说吧,翻开《三才图会》,里面基本只有几张脸型,万一贴出去告示缉拿伍子胥,结果抓来了把一千年后的宋仁宗,那该有多尴尬啊。

近代

  我国元朝王铎所著的《写象秘诀》将人脸归纳为八种类型,谓之“八格”,即,田、由、国、用、目、甲、风、申,“面扁方为田,上削下方为由,方者为国,上方下大为用,倒挂形长为目,上方下削为甲,扁阔为风,上削下尖为申”。近代以来的画像技术,和这个也挺类似:把五官概括为几种类型,然后进行排列组合。直到今天,这种画法仍然在被使用。

在19世纪80年代,巴黎人类学研究会的主席路易斯·阿道尔·伯尔蒂龙将“头像描述法”纳入了科学范畴。上世纪40年代中期,在国际上开始通行“人像组合法”:如果玩过《实况足球》等等能自己制作头像的游戏,那你就可以容易理解这个方法了:把各种类型的五官编上号,通过不同的排列组合,来制作出一张面孔来。例如,“3号眼睛+5号鼻子+6号嘴”……等等等等。

   闲聊几句:

   有这样一种说法:当你照镜子的时候,尽管你意识不到,但此时你看到的很可能是经过大脑“美化”的自己。

如果受害者遭受了暴力行为,由于惊吓等原因,很容易在描述嫌疑人面目时夸大凶相。例如,曾有受害者形容嫌疑人“眼睛瞪得跟牛眼似的”,但嫌犯落网后,眼睛并不大。

而如果受害者遭受了欺诈,则有可能会由于“怕丢人”的心理,会美化犯罪嫌疑人。常见的就是“谁想到他浓眉大眼相貌堂堂的,竟然是个骗子!”

近年

  随着监控越来越多,不少嫌疑人都在作案的时候,留下了自己的影像记录。不过,监控录像不像照大头贴,嫌犯基本不会跑到镜头面前来比划V字,能在远处留下模糊的身影,已经是很难得的线索了。

但即使留下的身影极其模糊,有时候依然能给警察们提供不少的线索。

比如说通过放大后的“马赛克”是明是暗,可以判断出嫌疑人的五官凹凸;此外至少能看清轮廓是胖是瘦,姿势体态是什么样,有什么动作习惯等等。

   闲聊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