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fulltitle/]

意境资讯网 > 新闻 > 人物 > 正文

《这个时代的审美》:一部定义时代审美的人物纪录片_日驻韩领馆现男尸
2018-10-10 13:05  www.yijingnet.com    我要评论

  出版社三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9

  ISBN 978-7-5518-1894-0

  [内容简介]

  《这个时代的审美》首先是一部定义时代美的人物纪录片。李蕾通过访问各领域的大咖对于这个时代与美的看法,围绕“时代变迁下的多元化审美态度”“审美的养成”“重新定义时代与审美,不是纯精神层面,还有技术层面”“反对对网红脸的盲目追风”等话题,旨在重新定义具有力度的时代精神及审美风范。在本书中:

  文化学者马未都将大众审美分成通俗的四个层次;摄影师肖全用镜头捕捉杨丽萍和三毛的高级美感;陆川谈论一个导演的审美与电影气质之间的关联;六神磊磊解析金庸小说及唐诗中的美学;姬十三回忆为了让科学走进大众审美而做出的努力;陈焕然从医美行业的角度分析审美标准和趋势;梅派第三代男旦传承人胡文阁赏析京剧的艺术之美。

  ……

  这是13位来自不同领域、独一无二的、对审美有发言权的人。

  他们被看见,被怀念,被记录下来,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安慰。

  [作者简介]

  李蕾,作者、主持人、声优培训师

  曾任陕西卫视《开坛》、CCTV《1起聊聊》、上海电视台《风言锋语》主持人,曾获“金话筒”奖提名、年度媒体新锐人物奖。微信公众号“美的专业主义”创办人,《李蕾声优课》《声音小明星》等知识付费课程导师

  。已出版《锄禾》《妖祥门》《藏地情人》《美是步履不停》等。

  [各方推荐]

  审美永远变幻无常,你只需要懂得这个时代的审美。——马未都

  美,需要被审,也需要自审。感激李蕾分享她对美的嗅觉和感悟。——邬君梅

  多年来,李蕾以提问与倾听的方式来探寻时代之精神,这本书是她最近的一次展现。——许知远(作家、单向空间创始人)

  李蕾是我很欣赏的媒体人。她说:“美和审美一样,都需要后天教育。”这两年来她一直在思考“何为美”,并重新定义美,矫正错误的审美观。——林少(十点读书创始人)

  因为没有审美,我们过去造的无数丑陋的房子,将来要被推倒——仅此一项,就造成了多么巨大的浪费。“我们这个时代的审美”,需要李蕾这样的传播者和推动者。——徐沪生(一条创始人)

  我觉得最好的美是多元。小昭有小昭的美,黄蓉有黄蓉的美。把“美”的标准变单一是很怕的。李蕾这本书就很美,也很多元,比如一本讲美的书里居然有我。都来看看这本美美的书吧。——六神磊磊

  说真的,有时候我会绝望的想:这是一个审丑的时代吧?最热门的、被大众追捧的都是我看不懂的。我倒想听李蕾心目中的艺术家们说说,这个时代的审美是什么。——赵子琪

  骨子里的美叫气质,修为里的美叫涵养,两者都超越时代。假如你看不懂,推荐读《这个时代的审美》。——素黑

  审美是一生的修行,《这个时代的审美》让我们一起认识美,发现美,享受美。——藤井树

  我觉得这个时代缺乏的就是自我选择的能力和容纳自我选择的氛围。美到底是什么?每个人恐怕都有自己的想法,但在这个无论哪个领域都有鄙视链的时代里,有几个人敢把如此私人的事情表达出来?我们害怕和别人不一样,不一样就好像被时代抛弃了一样。像我这样的怂炮是不敢的。感谢李蕾,她说出了她的独一无二,也给了我等懦夫说出自己审美观念一些勇气。——李艾

  [目录]

  序

  马未都:美没有标准,也没有共识01

  肖全:时代与美的记录者19

  田沅:寄居幕后,在这个充满假象的时代37

  邬君梅:漂在好莱坞的上海女人53

  陆川:一个导演的自白69

  李泉:我对音乐,贪得无厌87

  蒋琼耳:创造有温度的美103

  叶蓓:把青春唱给你听119

  六神磊磊:金庸教我的审美137

  姬十三:让科学走进大众审美153

  马晓晖:带着二胡走世界169

  陈焕然:医美行业的科学狂人185

  胡文阁:我是梅派第三代男旦传承人203

  [序言]

  美一旦被唤醒,就像暴君。

  二战时期,人们连黄油和面包都吃不上,买不起丝袜,就在小腿上画一条黑线。

  《南方周末》采访林青霞,问她什么样的男人有魅力。林青霞说:“有一次,我看到杜可风在看他拍的菲林,非常专注,他长得并不好看,哇,当一个男人专注于他很热爱、很擅长的事,那种神情和氛围,就会产生一种美。”

  当年作家木心在牢狱里,污水遍地,每天吃酸馒头和发霉的饭菜,晚上,他找来一张白纸,画上黑色琴键,在这无声的键盘上弹奏莫扎特和肖邦。

  我想,从来没有人能够对美免疫吧。

  它并不专属于有才华的人,也不宠爱伟大的人,只要你活着,总有一些瞬间,会让你的心猛跳一下,感受到生而为人的壮阔,你我都一样。

  2016年,我开始拍摄《这个时代的审美》,中国第一部记录时代审美的大型人物纪录片。好多人问我:你为什么要干这件事儿?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件事儿很贵,它几乎花光了我的钱,一丝一缕,散尽了我手脚里的力气,但我就是忍不住。

  你有过那种感受吗?如果喜欢一样东西,无论它是手艺、姑娘、金子,或是别的什么,一旦你真心喜欢了,吃饭走路都会惦记,逮住机会就想碰一碰,肯下笨功夫,完全不计较时间,也不在意别人是不是理解。

  这是一个人的修行。

  在巍峨的山上,我曾经看到工人们雕刻佛像,石屑迸飞,如同大雪弥漫,渐渐显示出心中爱慕和熟悉的轮廓。从那时候起,我坚信每个人都有难以放弃的渴望。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你总想重塑自己,过上另外一种生活,遇见未知的世界,我把这种渴望称为“少年气”。

  只是随着时光流逝,少年慢慢被磨平了棱角。

  每一次妥协,每一次苟且,都把我们变得更加平庸。在和生活的全部战争中,我们所获越多,越接近遇难者。

  我一直想知道:那些从未被满足的心愿,从未成为的人,是随着时光一去不返了,还是它根本没有离开,只是睡着了?

  我认识一个男人,他坚持使用一款诺基亚手机,屏幕已经被摔得四分五裂,再也找不到地方修复。他抚摸那些裂痕,就像一个盲人用手指抚摸无法相见的爱人面颊。这伤痕累累的不屈服,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我只是觉得,那很忧伤。

  所以,《这个时代的审美》是忧伤之作。

  这本书,是我的心爱之书。

  我的确是这么认为的: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作品,而是每个人心底那个被现实冰封的少年,它不肯屈服,促使我们认出彼此,在这个时代里相遇。